您现在的位置:
农博行业首页> 水产> 行业资讯

獐子岛扇贝劫:价值八亿元的扇贝“集体跑路”

http://www.aweb.com.cn
2014年11月10日 10:32 农博网

    素有“海底银行”之美誉的大连獐子岛,沿岸迂回曲折,岩礁交错,水质清澈,享有“北纬39°原产地”标识,以盛产名贵海产品而名扬海内外。

    主营养殖扇贝、海参、鲍鱼的獐子岛(002069),2006年登陆A股市场,募集资金大举投入后,业绩开始大幅增长,并由此受到包括社保基金在内的众多机构青睐,关注度极高,被誉为“水产第一股”。

    但近两年来,獐子岛经营出现恶化迹象,净利润下滑。獐子岛不久前突然宣布巨亏,一股怪异的冷水团让价值8亿元的扇贝“集体跑路”。投资者不禁要问,獐子岛究竟怎么了?

    为了寻找答案,南都记者奔赴公司所在地大连和獐子岛,实地展开“寻贝之旅”。

    巨亏8亿元

    11月7日,风浪稍缓,停航两天的渡轮重新开放通往獐子岛。南都记者乘“两岸幸福号”船颠簸了2个小时,从大连港抵达獐子岛。小镇面积15平方公里,人口不超过1 .5万人。当天吹着6级的风,进入旅游淡季后的獐子岛显得有点冷清。“岛上突然来了很多记者采访獐子岛公司的事情。”位于码头的一家獐子岛专卖店的售货员称。

    深秋时节,原本是獐子岛居民一年中最忙碌的日子,他们要到自己引以为傲的海洋牧场中底播扇贝幼苗,为将来的丰收奠定基础。

    然而一纸巨亏8.12亿的公告,不仅让小岛居民的心中埋下了阴影,也砸碎了股民对獐子岛的美好愿景。

    10月31日,獐子岛公司公告称,发现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决定对105.64万亩海域底播虾夷扇贝存货放弃采捕,对43 .02万亩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计提跌价准备2 .8亿元,合计影响净利润7 .6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巨亏最终修正为8 .12亿元,造成这一巨亏恶果的直接罪魁是自然灾害。受此影响,预计2014年全年亏损。公司股票已于10月14日停牌至今。

    然而,公司的解释并不能完全打消投资者的疑虑,而此时更传来了2011年投苗“造假”的声音,也让监管层介入。11月4日,深交所下发问询函,要求公司自查。上周末,证监会宣布正式介入,严查獐子岛。

    獐子岛是否造假,一个关键点在于它是否遭到了“天灾”— 冷水团的袭击。

    据了解,所谓黄海冷水团是指与周缘水体相比,以温度低、盐差小为其主要水纹特征的盘踞在黄海的重要的一个水体。

    南都记者留意到,在2012年獐子岛公司年报中,此前从未出现的神秘概念冷水团悄然登场。而在2011年之前的所有年报中,无论是经营分析还是投资警示,都从未提到过“冷水团”对公司海产养殖的危害,甚至没有出现过“冷水团”这个名词。

    在2011年年报的“养殖敌害、自然灾害及海水养殖病害风险”分析中,公司郑重其事地提到,在确权海域内敌害“棘皮动物大面积爆发”,将会给公司养殖品种带来极大危害。在当年乃至此前数年的自然灾害风险里,均只提及“台风、风暴潮、气候异常”等自然灾害,以及赤潮、溢油等环保事故可能对公司造成严重经济损失。

    天灾是主因?

    南都记者在獐子岛采访时,无论是獐子岛公司高管,还是当地政府官员,都一致认为,“冷水团”是导致扇贝减产的主要原因。

    在獐子岛发布会后,静默了几天的公司董事长吴厚刚接受新华社采访时称,这次的灾害就是天灾冷水团。扇贝“养在海底,死了大家都看不到。”

    而不少投资者纷纷吐槽,公司高层的回应往往在关键的时候,总是跑“岔道的”。

    “聊的都是些官话。”出事后,在大连公司调研过的基金人士对南都记者称,“现在好多问题都没有说清楚。”

    一家曾想过参与獐子岛定增的合资险企的投资总监表示,如是突发事件,大家都很难回避;但若存在造假,很大责任在于内外部审计环节,投资者本身通过调查和研究是很难识破的。证监会介入会加速事件的透明化。

    “獐子岛海域属于比较好的养殖海域,海底基本以粗砂和岩礁为主。扇贝死后连壳都没有说不过去的。”一家位于大连地区的海洋资产调查鉴定评估机构的技术负责人则称,獐子岛遭遇自然灾害的养殖区域水深是在50米左右,如真的像獐子岛所称的6月份遭遇冷水团死亡的话,其贝壳肯定是完好保留的,肯定会捞出死壳,绝对不可能出现“死不见尸”的情况,建议使用定点取样,重潜方式取样。

    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原为獐子岛镇办集体企业,在2001年变更为股份公司。獐子岛镇成立的集体所有制企业— 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则为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最大股东。

    带着上述的种种疑问,南都记者来到獐子岛镇政府,在副书记办公室,找到了獐子岛党委副书记王媛和獐子岛镇惠民办张主任。

    “獐子岛作假非常难!”王媛对南都记者称,“岛民对于公司确实是有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作为海岛最主要的经济来源,獐子岛的业绩与岛上居民可谓是息息相关。獐子岛镇官员介绍,自1958年开始,当地成立集体公社,到1998年进行产权改革的时候,其他海岛都选择了将渔业产权承包或转让,只有獐子岛保留了集体所有制。正因为多数股权属于集体所有,獐子岛如今的一举一动,才备受当地人的关注。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居民们有些抱怨都可以理解,但说底播的时候掺沙子、石块,这就太夸张了。而且我们也对百姓说,如果对养殖不懂就别说了。很多百姓对于冷水团的事情都缺少认知,或者是缺斤少两的说法都以讹传讹。”獐子岛镇惠民办张主任对“掺沙说”感到愤慨。底播投苗是獐子岛镇的大事,公司专门从福建租大型的船舶来进行投苗,这些都是记录在案的客观事实。

    张主任介绍,事情发生后,包括董事长吴厚刚在内的獐子岛集团管理层在11月1日下午赶到岛上,随后11月2日镇政府出面召开了两次会议,由管理层进行介绍情况并解释原因,与会人员既有资历老、年龄大的各委员会成员,也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居民代表。张主任说,獐子岛人从最开始种植海带,到之后浮筏养扇贝,再到深海底播虾夷扇贝,碰到过许许多多困难。

    “虾夷扇贝底播的时间集中在每年11月中旬前后,参与人员众多。如果大面积掺沙造假,那不是全岛人都知道了?”獐子岛镇党委宣传委员赵志卫一贯口径地称,“扇贝苗都是装在一个网状带眼的箱子里,根本没有办法装沙子,更何况40%- 50%的比例。你要说里面有海带、杂物那是可能的,毕竟扇贝苗就是从海水里取出来的,有一点杂物很正常。”

    “今年集团公司海底播苗也有60万海亩,你说这么多苗都没有问题是不现实的。”张主任则称,苗种问题只可能出现在管理流程上。“苗种在育苗、运输、播种时,哪个环节出现问题都会影响扇贝苗的生长。”

    “獐子岛海域特别复杂,我们还制作了海底地图。深水养殖仍然是禁区,现在来看确实是失败了。目前近海养殖还没有问题,但不能保证长远不出现问题。海洋养殖处处充满风险,所以公司要积极转型。”张主任则称。

    对于海洋养殖风险的问题,吴厚刚也表示,针对渔业的海上气象工作比较被动,大多监测预报暴雨、降温、台风等,一些渔业的风险没法识别,比如洋流、冷水团。哪里遭灾了出事了,谁也说不清楚。很多人也没有概念。

    獐子岛在之前的公告中,曾提及建立了24小时水温监测系统。而在这次受灾中,这些数据并没有起到多大的预警作用。对此,獐子岛董秘孙福君称,对于水温监测系统,应该从两方面来讲,一是提取数据的周期比较长,二是对它的研究没有形成一个有效的机制,这也是下一步我们公司必须要改进的重要方面。

(文章来源:南方都市报)

[农博网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农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农博猪价

品种 指数 价格 涨幅
生猪 826.79 14.32 +0.0%
玉米 813.17 1807.05 +0.0%
猪粮比 -- 7.92:1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