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农博行业首页> 水产> 人物动态

江苏“泥鳅大王”今年泥鳅养殖已亏损近千万

http://www.aweb.com.cn
2014年09月03日 10:41 农博网

    对于“泥鳅大王”乔宗礼而言,今年是异常惨淡的一年:不算还未结束的销售,家里200多个泥鳅养殖塘口已经亏了快1000万元,一个塘口净亏超过5万元。

    墩尚镇人大副主席、墩尚镇泥鳅养殖行业协会会长,拥有多个头衔的乔宗礼,无疑是港城泥鳅产业最有说服力的代言人。面积、产量、销售均位居全国第一的这一产业,实际上,从两年前就开始了效益滑坡,只不过今年的表现最为明显。

    2011年,即便是初学者,侍弄一个占地2亩半的标准养殖塘口,纯收入至少可以保证10万元,赚了20万元甚至30万元的也大有人在。按照今年的销售价格,面对任凭怎么努力均归于亏损的创富“神话”破灭场景,欲哭无泪的养殖户何去何从?曾经风靡一时的泥鳅产业谁来拯救?

    养殖:

    应对压价的创新之举

    在国际市场,韩国是泥鳅消费的忠实拥趸。上世纪90年代初,中韩尚未建交之前,被很多地方的老百姓视为“鸭子食”的泥鳅民间贸易已经开始:部分头脑灵活的农民走村串户捕捉兼收购,或自己直接联系或经中介转手,卖给隔海相对的韩国商人。乔宗礼当时处在这条产业链的最前端。

    相当长的时间内,门槛低但外销需求旺盛的这一行业涉足者并不多。从一开始自己收购到后来雇人收购转手赚差价,2000年前后,乔宗礼逐渐成为国内知名的“泥鳅大王”,在苏北地区及山东半岛建立了120多个收购点,年经销额达2000多万元,还带出一个捉泥鳅的专业村。

    随着生意越做越大,乔宗礼经常遭遇韩商压价的困扰。无奈之下,并不知晓“饥饿营销”策略的他,为了平衡市场供应,就尝试着将收购来的部分泥鳅暂养,价高时再择机出售。这一想法和韩国最大水产养殖公司———清水水产养殖公司老板曹炯武不谋而合,2001年,两人联手创办了国内第一家泥鳅养殖公司。在乔宗礼和曹炯武的精心指导下,200亩泥鳅养殖一举获得成功,合作的养殖户当年获得相比种粮高十几倍的收益,昔日的“鸭子食”变成了“软黄金”。

    这一颇具历史意义的事件,当是全国泥鳅养殖产业兴旺的开端。

    “神话”:

    回报畸高的创富选择

    真正论起来,乔宗礼所开创的泥鳅养殖模式更像是育肥过程:购买农民捕捉的野生苗种,进行一个周期两年左右的人工饲养,然后上市销售。这样完全执行出口标准的养殖模式,大大缩短了野生泥鳅的生长时间,最大限度地保证了产品的安全性,也更加容易实现规格的统一,受到韩国消费者的充分认可和热情追捧。

    和乔宗礼几乎同期搞养殖的浦南镇农民胡顺习,现在拥有300多个塘口。与乔宗礼有所不同,在搞养殖的同时,今年他将更多的精力用于苗种繁育和成品贸易,期望多点增收弥补养殖已经无法逆转的亏损。行业内同样拥有较高知名度的胡顺习介绍,从今年的行情看,养殖户购买苗种的价格在60元/公斤以上,每吨饲料的售价则在4000元到5000元不等。以这样的价格作为基数,泥鳅销售价达到44元/公斤可以保本,超过这个价格才能实现盈利。

    在乔宗礼的记忆中,现在的苗种和饲料价格比墩尚镇泥鳅养殖刚走上规模的2005年翻了一番。“当时苗种和饲料便宜,成品鳅的售价却一直稳定在每公斤50元以上,最高的2011年达到了将近70元。”乔宗礼说,“正是因为投入少产出畸高的不正常情况,懂不懂技术根本不重要,哪个搞养殖哪个都发财。说泥鳅塘里一网下去能捞上来一辆高级小轿车有点夸张,但总归是有点依据的。”

    即便是在已经从2011年最高点开始下落的2012年,以墩尚镇为代表的连片泥鳅塘口里,人们看到和听到的仍然是高投入高产出的创富“神话”,原本就属于小众消费的特色养殖高风险特点被很多人抛诸脑后。清醒如乔宗礼者在不同场合提出的适度规模发展的观点,在蜂拥而至的参观学习浪潮中至多泛起一片水花就消失不见。

    陨落:

    疯狂扩张的苦果酿造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港城泥鳅养殖面积约6万亩,集中在赣榆南部的墩尚镇、沙河镇和海州区的浦南镇,零散分布于灌云县的圩丰镇、杨集镇和灌南县的李集乡等地。与之相对应的是,2011年之前,全市仅有墩尚镇辐射沙河镇的2.2万亩养殖水面。

    有资料称,港城泥鳅养殖面积占国内的90%以上,但这一比例很可能被高估了。一个不容忽视的客观事实是,港城拥有自营出口权的泥鳅养殖企业12家,总计拿到了18本权证,而市外最少还有20本对韩自营出口泥鳅的权证存在。作为前置条件,一定规模的养殖基地是申领权证的重要依据。由此,港城的泥鳅养殖面积全国最大应该是事实,但近年来外地养殖面积的扩大也是事实。

    韩国是国内泥鳅出口迄今为止的唯一国际市场,囿于人口和消费人群的相对固定,每年进口量稳定在1万吨左右。养殖面积的疯狂扩张,意味着竞相压价的恶性竞争,出口价格被迅速拉低已成常态。

    相比之下,以成都、重庆、广东、浙江、东北为主的国内消费市场,虽然已经在统计数据上超过韩国市场总量,但仍处于起步阶段,难以短时间内消化养殖规模疯狂扩张带来的供应量增加。而目前更多地区的国内消费者并不认可“水中人参”。全国范围内的行业共识,改变阶段性供大于求现象,恐怕还需要一个较长的周期。

    “阶段性的供大于求”是泥鳅养殖疯狂扩张酿成的苦果,而冷静回首,这样的结局或许此前就已初露端倪:发源于墩尚镇的泥鳅养殖,全部投放买来的野生泥鳅苗种。当收益远高于种粮十几倍几十倍的特色养殖项目摆到面前,受利益驱使的农民难以抑制盲目扩大规模的冲动。伴随规模的扩张,野生苗种价格及饲料节节攀高,在养殖之初和过程中大幅度侵占了理想中的高收益。更多的初入行农民,还要承受技术粗放带来的损失。中国泥鳅产业联盟的调研人员认为,一般来说,水产养殖苗种投入应该只占成品产值的10%至30%,而泥鳅养殖近几年来苗种比成品售价还高,这样的情况,再好的苗种再高的产量,也注定赚不到钱。

    拯救:

    开辟新路的内外兼修

    “起初是技术问题,后来是观念问题,最终是市场问题。特色养殖的市场周期易变,多不得,少不得,不多不少最难得。”乔宗礼表示,很大程度上,泥鳅产业的现状,也是特色养殖发展的终极问题———规模和市场之辩。“物以稀为贵”的特色养殖市场容量较小,极易走入“小打小闹赚不多,遍地开花没得赚”的怪圈。类似泥鳅,从上世纪80年代兴起的肉鸽、鹌鹑、珍珠鸡、野鸭,到后来的海狸鼠、甲鱼等特色养殖,大都经历过这样大起大落的市场风波。

    如何拯救?其实市场之手的拯救行动已经开始:降到最低的销售让整个行业发生巨大亏损,很多养殖户不得不选择平塘或者改行之类的退出,一个时间段之后,养殖的绝对面积减少必然带来销售价格的上扬,剩下的养殖户扭亏为盈,迎来另一轮的利好。“用市场的倒逼机制淘汰一批盲目跟风缺乏资金、技术的养殖户,符合市场规律,但是对本来就是弱势群体的很多农民来说太残忍了。”乔宗礼表示,更积极的做法是坚持行业规范和拓宽销售的内外并举,同时强化源头苗种繁育的技术创新,降低成本。

    “虽然这个产业是从墩尚做起来的,但是你不能让别的地方不养泥鳅。在全国范围内,泥鳅养殖只是一个地方上有点特色的农业项目,要求国家农业部门出台一个行业规范什么的很不现实。”乔宗礼认为,目前全国泥鳅养殖面积最大的还是连云港,相关部门牵头做一个市级层面的产业规划非常可行,也具有操作性。“相对于另外的项目,泥鳅养殖一家一户都可以搞,是真正的富民项目,不能因为大环境和个体的影响彻底垮掉。”乔宗礼坦言,“政府要及时站出来拉一把,扶持做深做强,做好了完全可以影响和改变国内的大环境。”

    同时,如何培养更大的消费市场也是一个关键。“连云港是全国最大的泥鳅养殖地区,本地人却没有多少人吃。是不是很奇怪?”乔宗礼介绍,“韩国市场已经饱和,今后的重中之重是开拓更大的国内市场,兰州、西安这些城市本来也不吃泥鳅,是我们后来硬做起来的,现在非常好。如果有像我们江苏这样两个省的人口吃,韩国人根本就吃不到泥鳅了。”“媒体宣传的都是泥鳅养殖的高效益,对泥鳅的营养价值宣传很少。我们协会之前做了很多推介工作,今后准备有计划地到一些空白城市打市场。”

    此外,多年的发展过程中,泥鳅养殖只能选用北方省份人工捕捉的野生苗种,尤以河南鳅最好,但价格的居高不下和绝对量的持续减少成为产业健康发展的重要制约。在胡顺习看来,未来一个时期,泥鳅养殖选用人工育苗已是必由之路。今年初,他和儿子胡保垒采用技术入股的方式,同国内首批从事台湾大泥鳅育苗的专家达成合作,进行台湾大泥鳅和河南鳅的杂交试验并获得成功,在港城第一家育出替代野生苗种的新鳅苗。胡顺习可贵的创新之举,为港城泥鳅产业提供了来自苗种的转型升级支撑。如何推进类似的技术创新,从而更好地服务产业发展,当是农技人员和养殖企业以及养殖户的共同努力方向。

    专家指出,泥鳅产业在内的特种养殖业具有投资小、规模小、回报高等特点,是前景看好的新兴产业,也很符合现代农业发展趋势。发展特色养殖,不妨牢记以下几句“口诀”———先看行情再投资,选择良种是基础;自然环境要适宜,速富心理要克服;品牌加工是关键,产品要有好销路。

    如果用一句话来讲,也许是“适时而动,适可而止”。

(文章来源:中国江苏网)

[农博网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农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农博猪价

品种 指数 价格 涨幅
生猪 944.0 16.35 +0.0%
玉米 894.64 1988.08 +0.0%
猪粮比 -- 8.22:1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