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农博行业首页> 水产> 行业资讯

深圳大铲湾港保安私收过路费 蚝农无证养殖敢怒不敢言

http://www.aweb.com.cn
2012年05月08日 13:53 农博网

  

在大铲港这篇面积不大的海域,停泊着数十艘渔船,以养蚝与捕鱼为生计。

  晚上十点,一个保安员向蚝农收费,但并没有发票。

  晚上十点,一个保安员向蚝农收费。

  深圳宝安大铲湾的工地大门,一名保安队员在仔细查看每辆进场的货车。

  ●大铲湾港保安被指向蚝农私收过路费,记者暗访证实

  ●蚝场早被征用,上百户蚝农涉非法养殖,敢怒不敢言

  宝安西乡大铲湾港有上百户蚝农,辛辛苦苦种蚝,要从蚝场运出港口,就要向保安缴纳200—1000元/车的过路费,一斤蚝大约能卖1元多,每斤过路费要交7分至1角。然而,一面是港口公司的明确承诺:“进出港区不收费”;一面是夜幕低垂下一手交钱一手开门的现实。同时,大铲湾蚝农蚝场早已被征,蚝农涉非法养殖,客观上为目前的非法收费提供了一个存在的灰色地带。其中纠结,非一句简单的“历史遗留问题”能解。

  ■蚝农投诉

  一车蚝要缴200—1000元过路费

  宝安西乡大铲湾港一隅,一片面积不大的狭长海面,错落停泊着数十艘小渔船。不远处一片蚝田,维持着上百户蚝农的生计。

  将一两元一只的蚝仔种下,经过3到5年养殖期,如果顺利,每只蚝种可育出十几二十只成蚝。准备收成时再运到香港、汕头、阳江等水质优良的海域养上半年,再以每斤1元多的价格出售给批发商,最后这批蚝以4元一只的价格出现在烧烤摊或餐桌上,这是数十年来大铲湾港区蚝农们所经历的生活轮回。

  然而,这条获利并不丰厚的利益链如今再多了一层“剥削”。近日,蚝农阿辉(应当事人要求采用化名)与同为蚝农的朋友们向南都反映,称每次拉蚝进出,都要向港口的保安缴纳一笔“过路费”,数额从100元至上千元不等。更重要的是,这笔“过路费”并无正规名目,不仅无发票,而且还可以讨价还价,阿辉等蚝农直指过路费通通进入保安的私人口袋。

  阿辉在大铲湾港附近的海域有块面积不大的蚝田,他在这里养蚝已经有十余年了。阿辉称,这里有上百户蚝农,有的在这里养蚝长达20多年。阿辉等蚝农所在的蚝场属于深圳大铲湾港口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地盘,一直以来,他们在这养蚝、批发商来这收蚝,进进出出很自由,每天最多可卖上万斤蚝。

  然而从2010年4月份起,蚝商进场拉蚝,经过港口入口的检查卡位时,保安开始收取进蚝场的过路费。“起初收50元一次。地方是他们的,交个费用也应该,这个价格我们能接受。”但从去年四五月份开始,过路费一下飙升。

  小货车一般一趟能装300串蚝,大约3000多斤,保安收取过路费200元—300元,大货车一车收1000多元。阿辉算了一笔账:一般每天有三四趟货车拉蚝,多的时候有六七趟,这样算来,每天都至少有上千的过路费落进保安的口袋。“收蚝高峰期间,有时一天的过路费就高达万余元。”

  “没有发票。有时候我们嫌他们收得太多,吵一架,就少收一点。”阿辉称,大多数保安收取的过路费都按照所运的蚝的重量来计算。“他们说这是班长的意思,我们也不知道他们班长姓什么。”

  ■记者暗访

  4月24日

  保安透露是班长主使

  为探究竟,4月24日,南都记者租了一辆小货车,以海鲜商的名义去蚝田拉蚝。上午11时许,沿着西乡大道一路向西,尽头设有一个路卡,旁边站着2名保安人员,制服胸口处有“大铲湾港巡逻”字样,对来往车辆进行检查。

  货车行至路卡位置,一名保安人员将车拦停,询问记者去哪里。“我去那边拉点蚝。”听到回答后,该名保安问:“你和班长打过电话没有?”记者回答没有。“你们以前过来拉蚝都不给钱吗?”保安反问。记者随即表示第一次来拉蚝不懂流程,保安称,要进去拉蚝拉海鲜,必须“先和班长打电话”才能进去。

  为什么要跟班长打电话?保安称,这是规矩,要交钱才能进去,但要交多少,“要问班长,不是我们收钱。”如何能和班长取得联系?保安员称班长已经下班,示意记者将车靠边停下,并呼叫一名姓杨(音)的组长前来处理。

  等待过程中与该两名保安攀谈得知,他们是深圳大铲湾港口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直招的保安员,班长姓杜(音)。两人透露,进去拉蚝收的过路费按斤两来算,少则150元,多则五六百元。“没有发票收据的。”保安称。但对于为何要收钱、具体按何种标准收等问题,两人并未理会。记者凑上前悄悄问道:“是不是你们班长自己私下收钱?”其中一名保安点点头,两人便缄口不言。

  大约20分钟后,姓杨的组长骑摩托车赶至。当记者表明来意后,杨姓组长反问:“你在里面认识人吗?”获得否定回答后,杨姓组长表示这事自己决定不了,要求记者先“和里面的人联系”,或等第二天班长上班再过来,随后不给记者放行。

  通过阿辉提供的号码,记者拨通了杜姓班长的电话,表明想进去拉蚝,询问进去拉蚝要交多少钱、怎么交,杜姓班长反问:“你通过谁知道我的电话?”记者称是一名老乡,班长讳莫如深,表示具体情况电话上不方便讲,要求记者和“老乡”到其办公室当面谈。

  5月3日

  保安夜进蚝场收钱

  5月3日晚上9时,大铲湾港片区一片沉静,只有偶尔传来的汽笛声。经过保安检查卡位,记者驱车驶进一条崎岖泥泞的黄土路,短短200多米的距离,开车却花了十来分钟。

  蚝场一片漆黑,只有海边几户渔家舟上的灯火。阿辉和家人正忙着将300多串、重约3000斤的蚝装上小货车。此时,一束摩托车的灯光撕裂黑夜直奔蚝场。“他们来了。”阿辉悄声说。

  把摩托车停在货车旁边,一名身穿制服的保安走近蚝堆,看着阿辉他们将逐堆蚝过秤。他似乎感觉有点不对劲,看了记者的车一眼,走到货车的另一边,避开了记者的视线范围。保安要求阿辉他们交300元路费,阿辉与拉货司机表现出很不满,双方讨价还价,最后以200元成交。随后摩托车灯再次撕开黑夜原路离去。

  “他们很警惕的,不在进来的检查口收钱,都开车过来收。”阿辉称,前一次,有个保安脱了制服过来收钱,收完回去再重新穿上制服。

  为何不通过其他道路运蚝运鱼?蚝农称,他们不是没想过,只是大铲湾港保安检查口是通向蚝场必经之陆路。至于海路,最近的一个码头是西乡码头,从蚝田收完蚝开船至西乡码头需要1.5个小时,来回便是3个小时,小渔船在风浪面前更增添了不少未测的风险。

  “其他地方都只收几十块而已。”阿辉表示,同样收费,但蛇口码头费用低,而且是承包出来正式管理,收取费用也出具票据。“我们不是不肯给钱,只是收得太离谱了。”

  蚝农们计算了一下,一斤蚝大约能卖1元多,但每斤便要交7分至1角的费用,虽然这些费用是蚝农和收货主共同承担,但光过路费就占5%甚至有时高达10%的比率,实在难以接受。

  ■“灰色”蚝场

  蚝农无证养殖只得忍气吞声

  “你不用知道我姓什么,也不要让他们(保安)知道我们跟你说。”蚝农的心态很复杂,一方面,他们担心遭到报复,更让他们纠结的是,他们都属于非法养殖,担心事情弄大,今后给钱了也不能进出了。

  “我们没有养殖许可。”阿辉坦承:“这是历史遗留问题了。”蚝农介绍,他们大多在此养蚝十多二十年。目前蚝场所在的土地已被国家征用,宝安区政府、渔政部门都曾多次找他们谈话,要求他们迁离。

  大铲湾蚝农的非法养殖生活,显然非简单一句“历史遗留问题”可解释详尽,然而吊诡的是,这个非法养殖的事实,却客观上为目前的非法收费提供了一个存在的灰色地带。“

  蚝农揣测,或许正是抓住了他们这个软肋,港口的保安才会如此肆无忌惮收取过路费,并且见机涨价。被收取高额过路费,蚝农们不能不抗争,也不能抗争过于激烈,两难境地成为日常拉蚝的拉锯和有限抵抗。

  “但养蚝有四五年养殖周期,不是说走就能走。我们答应不再扩大养殖面积,等明年收成,我们打算不做了。”阿辉称。他蹲在渔船边,心不在焉地玩弄着撬开的蚝壳,望了望有些有点灰蒙蒙的天边。他说,前几天连日暴雨没敢出海,今天风浪不大,下午应该可以收趟蚝了。

  ■部门回应

  港口公司:进港区不需任何费用

  收费以何名目?为何时多时少?倘若正规收费,为何诸多暧昧如此神秘?昨日上午,南都记者致电深圳大铲湾港口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办公室询问,结果却出乎意料。“进我们港区不用收任何费用。”一名姓吴的女性工作人员表示。

  记者表示想进场收蚝,并让其进一步确认是否需要收取路费或手续费。约十分钟后,吴女士回复道:“不用收钱的,你通知那边(蚝场)谁和你联系,确定找哪个人,跟我们沟通后才让你进去。让保安那边跟公司打个电话报备就可以了,不需要收取任何费用。”

  结束通话不到5分钟,记者接到了杜姓班长打来的电话:“你今天过不过来收蚝?下午你能不能过来,晚点也可以,我们谈一下这个怎么做。别到时候又被拦在外面。”

  “敢怒不敢言,太黑了他们!”蚝农们纷纷表示愤慨。路费的问题让他们头痛已久。被要求收费的不仅是蚝农,这里打鱼的人家也有同样的“待遇”,不过渔家交的钱“要少一些”。这些蚝农与渔家并非不愿反抗,阿辉称,前年大约6户渔家集体不交钱,后来保安召集了20来人,双方打了一架,渔户被带到他们的办公室,最后还是集体交钱“把事情处理了”,此后钱依旧照交,只是收得过高时,吵场架或攀关系说说情,钱可能少交点。

(文章来源:南方都市报)

[农博网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农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农博猪价

品种 指数 价格 涨幅
生猪 1755.2 30.4 +0.0%
玉米 945.06 2100.14 +0.0%
猪粮比 -- 14.48:1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