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农博行业首页> 水产> 人物动态

用短信指挥赚钱的陈水清

http://www.aweb.com.cn
2008年05月14日 13:49 农博网

  2007年12月27日一大早,眉山市松江镇的这家小茶馆前聚集了很多车,从车上下来的都是些在当地不经常露面的身家千万的养鱼大户、营销大户。这些人是被一个叫陈水清的人召集来的。

  记者:“通知大家都来开会,他们怎么通知呀?”

  会员:“短信,从网上发的短信。”

  记者:“大家都能收到吗?”

  会员:“都能收到。”

  陈水青:我们建了一个网络平台,我们的会员都上了这个网络,我们有什么事情,及时发一个短信,就像一个号令一样的。”

  陈水清,眉山市渔业协会会长。现在他这一个短信就能统领手下的800个会员。据说每次协会要召集全体会议,陈水清还得提前向政府打报告申请才行。因为手下的800名会员,家家有车,一到开大会的时候,协会前的这条路都会被堵的水泄不通。今天陈水清把20个协会理事聚到了一起,就是要商量这800个人2008年的财富走向。

  陈水清:“大概的发一个单吗,一个计划,你们一家产什么苗,苗有多少尾,我们大概就把它估出来了。我们如果量过大了,我们这个苗肯定要跌价的,量少,我们肯定稳住这个价的。这个必须要把它部署好,把它规划好,大家都能赚钱。”

  会上大家决定30天后,协会召开800人大会,下发2008年鱼苗订单。一条短信竟成了一个号令;一个会议,竟是仗前的战略部署。这样的专署名词恐怕只有在当过兵的陈水清的心中最有亲切感。陈水清,曾在西藏空军司令部当过5年兵。1979年,复员后,他回到四川省眉山市靠养鱼生活。一直到1995年,通过滚动发展陈水清成了当地数一数二的百万元户。谁都以为这下陈水清可要过上舒坦日子了,可是在陈水清的心里始终感到不满足。

  陈水清:“我当时想的就是挣五六百万吗,五到六百万元钱,我这人的一生就是一个终点了。”

  为了实现心中的目标,陈水清决定引进新的品种,走高档鱼的路线,以赚取更高的利润。1996年8月,陈水清通过眉山市水产局从美国引进了254条斑点叉尾鮰鱼的原种。斑点叉尾鮰是美国销量较大的淡水鱼种之一,它适应能力强,生长快,出肉率高。现在在陈水清的池塘里还养着斑点叉尾鮰2000斤种鱼。

  记者:“现在这个场景是干什么呢?”

  陈水清:“给雌雄鱼分塘,为明年繁殖留种。我现在手里拿的就是斑点叉尾鮰鱼,这个鱼就一根骨刺。”

  别看现在陈水清说起斑点叉尾鮰鱼的养殖来头头是道,可是当年单单攻克叉尾鮰鱼的配对产卵技术就历经3年的摸索。直到现在本村养户的池塘边还放着当年陈水清养殖叉尾鮰鱼时独家发明的配对产卵的洞穴。

  养殖户:“学的,跟陈会长学的。我们跟他买苗,然后跟着就学会了。”

  因为斑点叉尾鮰鱼在当时还是个稀有鱼种,当年成鱼的价格就定在了30元一斤,因此当地的很多养殖户都开始向陈水清买叉尾鮰鱼苗。凭着过硬的养殖技术和独家经营他一下从普通的成鱼养殖户变成了专职的鱼苗养殖户。

  记者:“那时候苗好买吗?”

  村民:“不好买,就是他自个儿才有,我们这一片,就是陈会长才有。”

  村民:“有养殖户说什么呢?你今天不拿苗子,你明天可能陈会长你头都不在了,给你,头都给你包走了,能达到这样。”

  一直到2000年,陈水清靠着独家经营斑点叉尾鮰鱼苗,迅速积累了一百多万的财富,可是在向自己的目标更靠近了一步的同时,陈水清却隐隐的感觉到了不安。

  陈水清:“我遇到一个买鱼苗的,他端着盅来,盅盅来买鱼苗的,一个盅,你说一个茶盅,它能买多少尾鱼呀,他只不过买几十尾呀,用茶盅端回去它要死掉。”

  连不会养鱼的人都来买斑点叉尾鮰鱼苗让陈水清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养殖的人越来越多,一些养殖户一定会转行去繁殖鱼苗,那么眉山地区的斑点叉尾鮰鱼将出现饱和的局面。

  陈水清:“我必须引进这个新品种,我不断的引进这个新品种,我不引进这个新品种,我就自己被淘汰了,这是没有含糊的,你在社会上没有这个竞争力了。”

  陈水清马上更换了新品种,通过眉山市渔业局又引进了黄颡鱼、胭脂鱼等国内稀有的鱼种,希望通过自己过硬的养殖技术,能够开发自繁新的鱼苗。2001年开春,让陈水清不安的局面终于出现了,随着跟陈水清学习叉尾鮰鱼苗繁殖技术的人越来越多,眉山市当地的斑点叉尾鮰鱼苗和成鱼出现了饱和,一度滞销。

  养殖户:“血本无归了,当时一亩田十几万苗的投资,苗是一角几一个,等于一万多元钱。”

  陈水清:“这个种是我引进的,造成今天的这个损失,我当时没有估计到,没有估计到造成这个损失。失去局面的。前几年我是控制了这个鱼,卖多少钱一斤就是多少钱一斤,你别人从外地来都拿不走的,后头它繁殖多了,你就无法控制了。”

  2002年,陈水清决定凡是赊欠他的斑点叉尾鮰鱼苗款都不要了,这些鱼苗款加起来总计15万元。

  陈述清:“你支助了他,他对于你这个人的诚信来讲,就比较好,他认为你这个钱在兜里面去的能拿出来,真是可以的。”

  为了让养殖户走出困境,陈水清向养殖户推荐了自己已经繁育成功的黄桑鱼、丁鲑鱼,在他的建议下,当地的养鱼户们也开始向黄桑鱼的转项,上千的养户每年消费陈水清的鱼苗达7000万尾。

  村民:“跟着他肯定能赚钱,跟着他就这个意思。”

  记者:“所以挺有威信的。”

  养殖户:“在我们这个片区都是相当有名气的。”

  有的养鱼户看到陈水清靠卖鱼苗赚到了钱,也开始跟着他进行新品种鱼苗的繁育,搞起了鱼苗养殖。随着鱼苗养殖户散户的增多,松江镇出现了鱼苗混杂,品质良莠不齐的现象。2004年年初,松江镇政府找到陈水清希望他抻头组建渔业协会。2004年3月,陈水清走马上任,会员的人数达到100多人。2005年,眉山市鱼苗养殖户的数量达到3万5千人,一跃成为了中国西南地区最大的鱼苗主产地。而这一切都跟陈水清过硬的新品种繁殖技术息息相关。

  经销商:“他这个整个的话,眉山市,川内那是资深会员了水产,中国水产界资深会员。他是凭自己的实干和技术力量。从技术、养殖,从这个育苗的繁殖,这个技术难度,他把它攻关,一般新品种的引进,都是他引进来的。”

  记者:“他身边有多少的养殖户?”

  经销商:“养殖户可能就特别多了,可能就至少有几百家至少。”

  2006年4月5日,陈水清出任了眉山市渔业协会的会长,手下的养鱼户和营销户的人数一下达到了近800人。

  客商:“我们冲着这个协会来的,有组织,有货源、量大。陈水清每万尾鱼苗赚5元的信息,一年6个亿得赚多少钱。”

  靠着赚取信息费,陈水清每年稳赚30万元。可是随着会员的人数越来越多,陈水清感到了有些力不从心。2006年,他把自己惟一的儿子也吸纳为会员,让儿子建立了网络平台,通过群发短信的功能,指挥800人的队伍,可是网络平台刚刚搭建,陈水清就惹出了麻烦。

  陈水清:“我把短信发出去的时候,他们就给我打这个恐吓电话,他很多呀,那天晚上打到三点钟,三点钟最后我要睡觉都睡不好,我只有把手机关了。”

  麻烦的起因就是陈水清发出去的一条求购鱼苗的短信。

  陈水清:“我1万鱼,多出30元钱,30元,30他肯定要卖给我呀,他不是同价他肯定不可能卖给他的。”

  矛盾就出在陈水清和鱼苗营销户之间,陈水清向鱼苗养殖户发布了高价收鱼苗的信息,导致其他的营销户一时间收不到鱼苗,他们觉得陈水清是在利用会长的身份和他们抢生意,一气之下就给陈水清打来警告电话。

  经销商:“他不可能害怕这个事情,我想。”

  记者:“他当时啥样?”

  会员:“态度很坚决。”

  记者:“你作为一个会长,营销户也是你手下的。”

  陈水青:“是我手下的。但我要顾全这个大局呀,这个大局主要是眉山的繁殖户多。繁殖户占到90%呀,你营销户占10%呀。”

  其实陈水清抬高价格回收鱼苗也是迫不得已。原来2006年开春,陈水清发现大的营销户有压养殖户价钱的现象,为了维护养殖户的利益,陈水清想出了发高价求购鱼苗短信的办法。抬高鱼苗收购价格后,营销户无奈的恢复了正常的收购价格,压价现象被暂时平息了。可是这个事件让陈水清意识到自己作为会长要平衡各方利益,只能做中立者,不能做参与者。2007年底,陈水清宣布自己退出销售的行列,把自己的定单发给营销户,并在每月定期召开的会议上公布通过网络平台发来的求购鱼苗的定单。这样的举动引起了营销户的一片拥护。

  经销商:“我也是个养殖户,也是个经销商,我们都是以会长的带动,他提供原种,他带动,我们产生效益。现在你看不出来,你像3月,4月份到9月份的时候,你看到,每一天成都飞机上,你看到吗,川航,民航,南航这三个飞机上,我跟你说,基本上眉山的基本上的货舱都是包好了,达到这个标准。”

  记者:“现在你一年能销多少?”

  会员:“接近一个亿吧,一个亿的苗。”

  现在陈水清依然干着他的新品种繁育,但是这个会长他却当的很有成就感,按照陈水清的话说,他现在就像是一个司令,每年带领他的800人队伍,将40到60亿尾的鱼苗销往全国各地和东南亚地区。他们已经成为西南地区最大的鱼苗生产商和销售商。

(文章来源:央视致富经)

[农博网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农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农博猪价

品种 指数 价格 涨幅
生猪 1644.92 28.49 +0.0%
玉米 898.45 1996.56 +0.0%
猪粮比 -- 14.27:1 0.0%